弗格森的边缘干涉曼联无法承受的漫长告别

尽管今日的曼联已为格雷泽家族所有,打上了美国资本的烙印。但出身决定属性,弗格森爵士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曼联永远首先是一支工人阶级的俱乐部,带有冒险拼搏、坚韧不拔的精神。而现在,这支球队的身份认同危机在后弗格森时代头一次面临如此严峻的态势,在索尔斯克亚的去留问题上,人民意志同弗爵的个人意志生出了巨大裂隙。《曼彻斯特晚报》首席记者塞缪尔卢克赫斯特撰写长篇檄文:曼联应当走出弗格森时代了!矛头直指传奇功勋,弗格森成了问题本身。

自弗爵2013年告老身退以来,曼联历经四任主帅,除却穆里尼奥带来的“小三冠”之外,成绩多数时间难言出色,每逢存亡危机关头,弗格森的行动或讲话都能喂拥趸吃下一颗“定心丸”。但这次不同,双红会主场0比5惨败后,舆论热盼索尔斯克亚下课,传意大利名帅孔蒂或中途接手,本周二传来消息,索帅暂时上岸,将继续带队出战周末对阵热刺的比赛。看起来,这同弗格森的力保脱不开关系,爵爷同曼联终身名誉主席爱德华兹共同现身卡灵顿,望俱乐部再给爱徒一次机会,于是曼联又一次妥协。

索帅第不知道多少次的转危为安并不出乎大多数人意料,但这无疑令人失望。换帅日程一拖再拖,唯一的解释就是曼联对此准备不足,甚至没有任何的继任计划。弗格森的边缘干涉,已经成为曼联无法承受的漫长告别,纵使再念旧的球迷也难以忍耐。双红会后的球队氛围,比照穆里尼奥执教末期别无二致,但二者有着本质差别,对索的失望直接反映在了比赛过程与最终比分上,而穆则在最后几个月中缔造了对纽卡斯尔联和尤文图斯的神奇逆转,他的主场告别战是4比1兵不血刃拿下富勒姆。

弗格森不应该在风口浪尖上造访卡灵顿,这令索尔斯克亚仅存的一丝权威被进一步削弱。近些年来,曼联相继推出了弗格森爵士、92班和巴斯比爵士的纪录片,虽然故事不同,但主旨无一例外,都是对往昔峥嵘岁月不可自拔的沉湎。弗格森能令管理层改变主意,足以体现曼联的问题——这是一支活在过去的球队。

现在比赛早已改变,曼联需要随之改变,往昔“曼联之路”或者“弗格森之路”的神话已经过时,他们仍为自己的反击足球而骄傲自豪,丝毫没有被留在原地的危机感。曼联的足球字典里从来没有“压迫”一词,这对任何一支豪门来说都不可或缺。单看任一球员对对手的逼抢数据,曼联全部垫底。你说曼城排名倒数第二?那是因为人家打传控。

放眼红魔团队,主帅、助教、一队训练师、技术总监全是弗格森爱徒,以前弗格森用米克克莱格当体能教练,现在索尔斯克亚用他儿子迈克尔克莱格。坎通纳曾将索尔斯克亚称为爵爷的“精神之子”,从某些时刻看来甚至比亲生儿子更亲,这是毫无疑问的溢美之词,却将红魔内部浓厚的乡愿文化展现地淋漓尽致。从前利物浦那种“老伙计”球队文化间接他们30年无冠,下周你尽可以等着听做客的曼城球迷在老特拉福德高唱:“就像利物浦人一样,你们都被困在过去”。

同样的,索尔斯克亚并没有坚定的个人意志。如果他是“曼联之路”的忠实拥趸,那他自然会选择起用天生的边锋。结果他们在抛弃比利时人卢卡库后,又相继签了伊哈洛、卡瓦尼和C罗三名中锋,这仨人还都是在关窗前一天甚至当日带着极大的偶然性加盟的。B费的状态是曼联全队的缩影:挥霍机会、缺乏耐心、反复无常,偶尔会有一些激励人心的场景。在目前的球队体系之下,葡萄牙中场已经达到了极限,曼联需要有一名正确的教练来带领球队进行不同训练,以获得更有层次感的进攻结构。

纵观曼联历史,你找不出比现在更差的执教团队,一群失败专家。助教费兰在比赛日时占着技术区域的位置,他在卡灵顿几乎就不怎么管训练的活儿,从今年1月开始,你就没在基地草皮上见过这人。

此刻,曼联必须摒弃陈旧传统,找到一位能够将积极出击和进攻风格融入球队的教练,而不是找个人来捍卫那些早已荡然无存的主义。跟上现代足球的步伐,也许他们还能取得一些成功。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