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90后”中国乒乓球选手不同的人生轨迹

从45年前的东南亚落后渔村,到蜚声世界的“亚洲四小龙”,这片神奇的土地,一刻不曾停息它的“梦幻工程”。随着第一届青奥会落幕,36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将开始构筑新的梦想。

一次地铁站邂逅,本报记者结识了王灿——一位来新加坡求学的中国少年;而他碰巧是青奥会乒乓球女单冠军顾玉婷的昔日队友。两人在青奥赛场上相逢,不同的是,一个是参赛选手,另一个则是热心观众。他们向记者袒露心扉,讲述两段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而新加坡则是他们梦想交汇的起点。

8月20日晚上,记者在新加坡的一个地铁站换乘,不经意间,一位身穿中国队队服的少年站在面前。

“请问去乒乓球馆怎么乘坐地铁啊?”小伙子操着浓重的山东青岛口音向记者问路。

原来,小伙子名叫王灿,曾在山东鲁能乒乓球俱乐部效力,今年6月刚刚来到新加坡读书。“我有一张23日的乒乓球票,想去看看,”王灿告诉记者,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唯一的中国队选手顾玉婷身上,“我们是队友。”

机缘就是如此,一名要采访顾玉婷的记者,巧遇她在地方队的队友,而且是好朋友。

王灿的家乡在湖北荆州,爸爸是一名警察,妈妈经商。7岁那年,他第一次看到别人打乒乓球,回到家就跟爸爸要球拍。“那时我就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乒乓球。”王灿回忆道。第二天一早,爸爸带他去买到了第一块球拍。从此,他的人生轨迹因为小小银球发生了改变。

几年后,山东鲁能俱乐部到湖北选材,他被一眼看中,少小离家客居青岛,这才有了他现今浓重的青岛口音。2007年,王灿3次出国,在瑞典公开赛拿到第2名,法国公开赛获得第3,在山东乒乓球圈子里有了一席之地。

“教练介绍我到新加坡读书。”王灿说。和其他运动员一样,他今年6月孤身一人来到星岛。“来到新加坡才发现,一切都要靠自己,来之前我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这样艰难。刚来的时候最主要的是孤独,时常感到无助。”

“我们班有43个学生,其中有4个是从中国来的,”王灿就读于一所很好的学校,面对全英文的教材,他第一次感到头大,“根本听不懂,所有教材都是英文的,要过语言这一关挺难的。”

王灿说,校队共有20多名队员,有一半来自中国,教练也是中国队的前教练,“现在一周练三四次,队友水平还都不错,训练质量有保障。”

王灿表示,新加坡是自己人生的又一个起点,他利用一切机会和同学用英语交流,“在这里的压力和孤独,都会为以后的成功作铺垫。”

“青奥组委已经通报我了,这么多天,我一次文化、教育活动还没参加呢!”顾玉婷赛后着急地说,她要赶回青奥村“报到”。已经拿到青奥会女单金牌的她如释重负。

11年前,在山东东营的部队大院里,刚刚4岁的顾玉婷有着天真烂漫的童年。“大院里退休的爷爷奶奶经常叫上我一起打球。”从此她喜欢上了这项运动,从市队到省队,再到国家队。“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成为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那时什么都不懂,很可笑。”

顾玉婷出生于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家里从来没出过运动员,妈妈是一名小学老师,看到女儿喜欢乒乓球,于是一起学球,还成了业余高手。

2009年6月,小顾被调进中国乒乓球一队,师从教练李准,和众多奥运会冠军、世界冠军成为队友。

在国家队中,更高强度的训练、更激烈的对抗让小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她凭借着勤奋、刻苦,在同龄选手当中脱颖而出,参加了今年的世界少年锦标赛,并囊括了单打、双打、混双和团体4项冠军,从而获得了参加新加坡青奥会的资格。

新加坡青奥会之旅绝非坦途。男选手尹航的因伤缺阵,加上国际乒联对参赛席位的配额限制,让顾玉婷成为中国乒乓球队的“独苗”。

小组赛第2轮,顾玉婷以2比3不敌朝鲜队削球手金松爱,少不了大哭一场。“这是我第一次输给外国人。”顾玉婷难过地说。在教练韩华的开导下,顾玉婷放下心理包袱,重返赛场并杀进淘汰赛。在1/4决赛中,顾玉婷战胜了金松爱,奠定了她最终问鼎冠军的信心。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